中国公司国际化:退潮不干了,还是换个“马甲”再来?

2015年的时候,微信忽然发力全球化,WeChat和微信开始在亚太地区很多国家的AppStore霸榜,国人第一次见识到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力量,但放在现在,这些成果已不算什么。

01、国际化成绩斐然

2019年,这种国际化的潮流开始登顶,在5月,有数据研究机构公布抖音国际版TikTok已经在苹果商店App Store连续五个季度下载量排行第一名,在日本、美国、泰国、印尼、印度等国家都处于市场领先地位,下载量甚至超过了Facebook和YouTube。

2019年-2020年,中国公司出海的成绩斐然,华为拿下了全球5G订单的最大数,并在2020年第二季度华为取代三星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商。小米和 vivo 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霸榜。

只不过这种大好的形势很快被逆转。

02、风向已变,模式不得不调整

今年6月底,印度政府宣布禁用59款中国应用。同时,美国也想尽办法将华为从欧美运营商5G采购列表之中剔除,今年8月,特朗普又颁布行政命令限制TikTok和WeChat,华为手机也因为没有谷歌套件的支持而在使用体系上不太主流,欧美和印度市场逐步被对手蚕食。在此之前,猎豹等凭借爆款app成为Facebook、Google顶级广告合作商,但Facebook、Google的商业条款调整之后,猎豹也陷入了困境。

因为市场的对立,未来国内公司国际化前景比较暗淡,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。首先中国公司的国际化不宜太过明显,在海外政府、媒体、用户挑剔的眼光下,过于外显的市场动作都容易被曲解。

比如说前段时间,国外媒体曝光了北美的直播平台Trovo是腾讯投资的公司,原因是由于Trovo API访问条款第21条(a)规定显示“Trovo服务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附属公司TLive LLC提供。”虽然,作为完全独立公司运营的Trovo一开始的名字是Madcat,而且服务器架设在美国,新加坡和香港等多个地方,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Palo Alto,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个平台和腾讯有关,但就是因为这样一个细节,而被美国媒体揭示出来,并且重点曝光了大量Trovo和国际主播合作的细节,这给Trovo带来了一些干扰。

03、隐形国际化和深度本地化

TikTok虽然已经完全本地化了,在海外这里独立的管理机构,股东和董事会结构也和国内公司完全不一样,但是未来即便将总部搬迁至伦敦,在各国政府看来,TikTok依然是一个纯粹的中国公司,在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、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中,依然会被区别对待。

很多中国公司的国际化路径已经非常的本地化,但在目前的敏感氛围之下,这种在当地设立总部和招募本地人才的本地化还是不够。

在早年,国内有很多服务于国际市场的隐形冠军,虽然在某些专业领域因为做到极致而成为细分类别的全球领导者,但因为这些公司无心传播自己的品牌,因此一直默默无闻不为人知。直到苹果等全球产业链曝光之后,很多国人和老外都一起惊讶,原来国内有那么多默默无闻的小巨头,服务于全球市场。

这种低调是生意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,这些公司只在乎在自己领域内是否专业,却无心生意以外事物,这样即可以集中精力,又让上下游对自己很放心,更不会让很多海外的监管机构和竞争对手注意到自己。

今年1月,腾讯就宣布与日本白金工作室达成资本合作,共同开发和发行游戏,但放在今天,这种宣布就显得有点多余。阿里、腾讯、字节等中国公司投资大量海外美上企业,这些企业都有独立的治理结构,而中国企业未来在海外的生意,完全可以藏身于这些海外企业之后实现“隐形化”,不求直接份额和控制市场,不断做好产品,低调赚钱。

本文由虎啸商业评论(ID:managerclub)原创,如需转载请通过公众号后台申请授权。

声明:文章来源经纪人分享,不代表闽商界立场,若侵权请联系!QQ:630317520
相关文章
中国乳业最大隐形赢家:一罐牛奶拿走75%利润
中国乳业最大隐形赢家:一罐牛奶拿走75%利润
旺仔的“中年危机”与自我救赎
旺仔的“中年危机”与自我救赎
年轻人,警惕这个时代给你的一切优待
年轻人,警惕这个时代给你的一切优待
乔布斯在困境中的关键一战
乔布斯在困境中的关键一战
不是消费降级了,是社交消费时代到来了
不是消费降级了,是社交消费时代到来了
盛极而衰的无人货架,有哪些教训值得反思?
盛极而衰的无人货架,有哪些教训值得反思?